頂點小說 > 賭石林晨 > 第16章 該不該吃甜點

第16章 該不該吃甜點


我心里有些悸動,一個念頭在我心里油然而生。

        我想要挑戰一下郭潔這個女人的難度。

        我打定了注意,就拿著精油,涂抹在這個女孩的手腕上,我說:“你揉一下。”

        這個女孩瞪了我一眼,那風情萬種的樣子,讓我有些受不了,她說:“他不給我揉啊,郭老板,你這服務不到位啊。”

        郭瑾年看了我一眼,說:“給涂抹開了。”

        我點了點頭,抓著這個女孩的手,我沒敢抬頭,視線一直在她的手上,她的皮膚是真白,特別滑,涂抹上精油之后,那種感覺有種飛的感覺。

        突然這個女孩坐下來,一下子把我也拉的彎腰,我的視線一下子就到了她的胸前。

        她身上的震顫跟我內心的震顫有的一比,我抬頭看了這個女孩一眼,她像是故意要我彎著腰一樣,我感覺到她對我有一種怨氣。

        或許,是因為之前我說他是千金大小姐的緣故,我的話對馮老板來說,可能是一種恭維,情趣,但是對于被包養的女人來說,可能就是一種侮辱。

        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

        她對我笑瞇瞇的,他問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說:“我叫林晨。”

        她突然笑起來,跟我說:“我叫劉佳,是馮老板的女朋友!”

        這話讓所有人都笑起來了,我就顯得有些尷尬了,我知道他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她顯然對我之前的話也有點不滿意。

        我笑著說:“是嗎?不好意思,我誤會了我誤會了,我給你道歉。”

        她說:“沒事沒事,你這種地位的人,看走眼是常有的事,畢竟狗眼看人低嘛,是不是?你給我戴上吧,我看看怎么樣。”

        我微笑起來,趕緊點頭,我說:“對對對,下次我把眼睛擦亮點,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并不覺得生氣,這就是社會,就像是郭瑾年說的那樣,你要么夠圓滑,你要么夠硬,要不然,你不可能在這個社會上生存下去的。

        我趕緊的把手鐲給劉佳戴上,她隨后就站起來,走到馮老板的面前,他說:“怎么樣?好看嗎?”

        馮老板說:“當然好看了,郭老板的東西,能不好看嗎?哈哈,不過涂油這種事,下次我幫你涂啊。”

        劉佳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后輕輕推了馮老板一下,那種風騷的感覺,讓人看著都有一種把持不住的樣子。

        我的注意力一直在郭潔身上,對于馮老板開車,她沒有避諱,也沒有覺得不開心或者不舒服。

        這個時候劉虎進來,他說:“齊亮來了。”

        郭瑾年點了點頭,看了我一眼,他說:“林晨啊,去幫劉小姐清理一下手上的精油。”

        我點了點頭,我說;“劉小姐跟我來。”

        我帶著劉佳去邊上的休息室,我說:“你坐,我給你手上的精油清理一下。”

        我拿著紙巾,等著劉佳。

        但是劉佳翹著二郎腿,只是在欣賞她手上的手鐲,根本連正眼都不瞧我,我也不生氣,我只能站在邊上等著。

        “喲,郭老板,你這么客氣干什么?居然請我吃飯,榮幸之至。”

        我聽到齊亮說話了,看著齊亮走了進來,他客氣的跟郭瑾年握手。

        郭瑾年說:“齊老板,你……這是什么意思啊?我請你吃飯?我今天請馮老板吃飯,這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啊?”

        我聽著就笑起來了,看著齊亮臉色一下子就變白了,我心里就覺得舒服。

        我看著齊亮十分尷尬的站著,所有人都看著他,讓他有些無地自容的感覺。

        齊亮說:“不是,是你的保安請我來的,郭老板,你是不是記錯了?”

        我看著劉虎,他裝傻充愣,他說:“沒有啊,你什么身份啊?我需要去請你?”

        這句話讓齊亮一下子就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似的,他立馬把手抬起來,亮出來自己的金表勞力士。

        齊亮笑著說:“噢,誤會,誤會,或許是我記錯了,那什么,郭老板,今天我做東吧,我請,好不好?”

        我知道齊亮在給自己找面子,但是郭瑾年既然要教育他,肯定有辦法教訓他。

        郭瑾年說:“喲,齊老板,你怎么帶假表啊。”

        我看著齊亮的臉一下就變紅了,是氣的,齊亮這個人也十分要面子,我知道,他總是拿他的勞力士出來招搖過市,全靠這只表來充面子呢,郭瑾年說那手表是假的,他立馬就炸了。

        齊亮說:“郭老板,你是不是眼拙啊?這是正宗的勞力士金表,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郭瑾年立馬說;“是嗎?我看看。”

        郭瑾年伸手過去,把齊亮的金表給摘下來,他仔細的看了一眼,然后使勁的摔在地上。

        我看著那只金表被摔碎了,就覺得痛快。

        齊亮特別生氣,他說:“你,你怎么能摔我的表呢?你什么意思郭瑾年?”

        齊亮氣的直接交出來郭瑾年的名字來了,我看著郭瑾年的做法,很硬。

        郭瑾年說:“我聽說勞力士摔不壞,你看,這摔的四分五裂的,肯定不是真的,是不是馮老板?”

        馮老板立馬說:“那肯定是,我帶過勞力士,這種表根本摔不爛,這能摔爛的肯定是假的,這誰啊?帶個假表出來招搖過市來了?你朋友啊?”

        郭瑾年搖搖頭,說:“一個小飯店的老板,去他店里吃過飯,做的不怎么樣。”

        我看著齊亮氣的低下頭,他連個屁都不能放。

        這就是社會,齊亮在我這,就是大老板,在郭瑾年那里,就是個飯店的老板,僅此而已。

        郭瑾年笑著說:“齊老板,下次別玩假表了,跟我玩玩翡翠吧,你看我這帝王綠的手竄,一顆珠子就得三十幾萬,而且還能升值。”

        我看著郭瑾年把手竄摘下來,他在齊亮的面前晃悠了一下,齊亮立馬說:“郭老板,你忽悠我呢?這是路邊攤上十塊錢一竄買的,就在風情園門口那小男孩賣的,這才是假的。”

        郭瑾年把手竄放在桌子上,他說:“馮老板,你說我的手竄是真的還是假的?”

        馮老板認真地說:“當然是真的,我剛還買一鐲子呢,怎么可能是假的?這人有病吧?這什么檔次跟我們這鬧什么呀?”

        我看著齊亮被氣的啞口無言,我心里明白了更深的道理,這個世界上,有實力的人,就可以指鹿為馬,就可以壓的你抬不起頭。

        我看著齊亮氣的低頭把地上的金表給撿起來,準備要走,但是郭瑾年說:“齊老板,你要是覺得我這手竄是假的,你也給摔了。”

        我看著齊亮盯著那手竄,他的眼神里有一種沖動,但是齊亮還是忍住了,他說:“郭老板,我哪敢啊,你這手竄我可賠不起。”

        郭瑾年笑了笑,他說;“是啊,你賠不起,所以下次就別狗眼看人低,這世上比你有錢的人多了去了。”

        我看著齊亮一臉冤枉,他說:“我真沒看不起你啊郭老板,咱們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啊?”

        郭瑾年說:“自己去悟,我這要請馮老板吃飯呢,不送了。”

        我看著齊亮一臉委屈,他沒辦法,只能忍氣吞聲的走出去,我看著就笑了笑。

        解氣!

        劉佳走到我邊上,狠狠的踩了我一腳,高跟鞋踩到我的腳面上,我疼的有點冒汗。

        我急忙回頭我說:“不好意思劉小姐,硌著你的腳了。”

        劉佳不高興地說:“沒事,下次做事要認真點。”

        她說著就拿著紙巾把手上的精油給擦掉,然后把紙巾丟在我臉上。

        我看著劉佳出去了,郭瑾年跟馮老板也看著這一幕,我什么都沒說,帶著笑臉走出去了。

        郭瑾年說:“坐吧,不好意思馮老板。”

        我們都坐下來,馮老板就說:“那人誰啊?你這么修理他?得罪你了?”

        郭瑾年笑了笑,他說:“沒得罪我,得罪林晨了,林晨是我好朋友,是我的合作伙伴,你手里這塊石頭就是他賭出來的,高手,我幫林晨修理修理他。”

        郭瑾年的話,讓我很舒服,我看著劉佳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她看著我的眼神,也有點害怕。

        馮老板也笑著說:“賭石高手啊?幸會幸會,我還以為是你的員工呢,沒想到是郭老板你的朋友,你怎么不早說啊,你看看我,這多怠慢。”

        馮老板說著就站起來了,伸手跟我握手,他說:“馮德奇,做旅游生意的,我也愛玩石頭,特喜歡賭石,就是賭不贏,有時間林老板賜教。”

        我立馬起身跟馮德奇握手,我說:“別別別,馮老板客氣了,郭老板抬舉我而已,咱們交流交流,賜教真的不敢當。”

        郭瑾年說:“行了,今天開心,咱們小酌一杯。”

        我點了點頭,剛坐下,突然感覺到一只腳伸過來了,我看著劉佳,她沒有看我,臉上掛著笑容,一直在看馮德奇他們。

        那只腳像是毛毛蟲一樣,從我的小腿一直往上爬,然后爬到了大腿根停下來了,她在故意騷弄我,我笑了起來。

        這社會真的現實啊,一分鐘前,她還拿高跟鞋踩我,而現在,她就把自己的騷蹄子爬上來了,她知道她得罪了一個得罪不起的人。

        我當然不會跟她計較,我知道是郭瑾年捧我。

        但是她很騷,也很誘惑,我拿著紙筆,悄悄的寫下了電話號碼塞進她的腳丫子里,然后輕輕摸了一下她的腳。

        不但細滑,而且極其誘惑。

        我看著劉佳偷偷的瞥了我一眼,咬著嘴唇,把腳給收回去了。

        我看著她騷弄的樣子。

        心里有些癢。

        不知道這口甜點。

        該不該吃?


  http://www.aimanwuxian.com/books/38/38358/204691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imanwuxian.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热博RB88微博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