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賭石林晨 > 第271章 退表

第271章 退表


朱寶山對我可能有天生的優越感吧,他是富二代,有錢,帶著表都是十幾萬的朗格。

        不過他那表,我不知道是真貨還是水貨。

        我就算是個沒錢的人,我也不覺得我站在朱寶山面前掉價。

        至少,我做的每件事,都不虧良心,也合法,至少。

        我打電話給劉漢城,我說:“劉總,帶團來西鐵這家手表鋪,這是我朋友的店鋪,你安排一下,行,馬上到是吧?行行行,回頭請你吃飯啊。”

        我說完就掛了電話。

        朱寶山走過來,他說:“你還真是個狗腿子啊,真是什么人都認識。”

        我笑了笑,我說:“對對對,我的工作不就是認識很多老板嗎?是不是?”

        朱寶山不屑地說:“哎,你被開除了吧?你今天不是來買手表的吧?你是來討好我的吧?”

        我聽著就有點意外,我說:“開除?”

        朱寶山說:“對啊?是不是被開除了?”

        我聽著就笑了,噢,他覺得我是來討好他的,是的是的,那天他們找程文山來吃飯,他們覺得程文山把事給他辦成了。

        我笑了笑,我說:“啊,怎么說呢,一言難盡。”

        看到我一臉憋屈的樣子,朱寶山就不屑地說:“小子,你是有點本事啊,但是得罪人了知道嗎?你一個跑腿的,你說你跟我們這些老板們叫什么勁啊?老板給你安排相親你就去啊?老板讓你去死,你怎么不去啊?嗯?還他媽敢跟我頂嘴?還他媽讓我吃癟?現在你連吃屎的份都沒了,知道嗎?”

        我笑了笑,我說:“對對對,我不該跟您作對,朱老板,都是我的錯,行吧?您給我一次機會?”

        朱寶山伸手拍拍我的肩膀,很得意啊,他說:“你啊,真是個狗臉啊,你知道嗎?讓郭瑾年開除你的人是誰?”

        我搖了搖頭,我說:“不知道啊,我特倒霉,怎么好端端的就給開除了呢?您指條明路。”

        朱寶山特別得意地說:“告訴你,是我,那天我請小程吃飯,一句話就給你收拾了,知道誰是小程嗎?”

        我搖了搖頭,故作害怕的樣子,朱寶山就笑著說:“小程啊,就是程文山,你眼里天大的老板,你知道他以前在我們家干什么的嗎?就是給我們家修手表的,懂了嗎?”

        我立馬害怕地說:“哎喲,你瞧我,真是的,我真的得罪大人物了,朱老板,你提醒我一句話啊,但凡您提醒我一下,我也不至于犯渾啊?”

        朱寶山斜眼撇著我,他說;“你配嗎?”

        我立馬點頭,我說:“不配不配,朱老板,現在,您給個機會,是不是?我,我叫人來,是不是,我還認識幾個朋友……”

        朱寶山揮揮手,說:“行了,我看你也是摸著點邊的人了,今天來啊,不就是來討好我的嗎?我懂,以后啊,在我身邊做個保安也行,一個月給你2000底薪,比一般人高2000呢,沒事多跟你那個旅行公司的朋友走動走動,生意好,我給你漲工資,但是,你要給我做人放明白點,別他媽惹謝雨婷高興,要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立馬說:“謝謝您啊朱老板,你真是大人大量啊,真的,我太謝謝您了。”

        我感恩戴德的樣子,讓朱寶山特別的不屑,他看都沒看我,直接去柜臺了,跟那個崔欣蕊說了什么。

        崔欣蕊看了我一眼,十分不屑,看我像是看小丑似的。

        劉佳很不高興,他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一直控制著她,讓她別說話,那表我給他買就行了。

        崔欣蕊把手表給我包起來,他說:“現金還是刷卡啊?”

        我說:“刷卡刷卡,誰現在還帶現金啊,那送我的表給我包起來啊。”

        朱寶山十分不高興,他說:“小角色就是小角色,說了送你,就一定送你,搞的我好像會騙你似的。”

        我立馬說:“對對對,朱老板,我跟您不一樣啊,您是大老板,是不是?我只是給您跑腿的,你一個月多少錢?幾十萬,我一個月才幾千,是不是?”

        朱寶山笑了笑,他說:“你這種人,說你賤吧,你還真是夠賤的,但是別說,你還挺明白事,你自己是個騾子還是馬,你自己清楚,這挺好啊。”

        我笑了笑,我看著他那帶著強烈鄙視的臉,我就沒說什么,這會,我看著劉漢城帶著二十幾個人進來了。

        我說:“我朋友帶團來了,您招呼一下?”

        朱寶山看著人來,就特別的開心,他說:“行了,我知道了。”

        朱寶山說著,就掉那些銷售員過來,讓他們招呼那些人。

        那些銷售員也像是活過來似的,趕緊去招呼人,之前還像是在臭水溝里趴著的鯰魚一樣呢,看著樣子都惡心人,這下都活過來了。

        在他們眼里,這些人都不是客人,都是肥羊,等著挨宰的肥羊啊。

        劉漢城走過來,他問我:“老板,什么情況?”

        我說:“讓你們買什么,就買什么所有的錢,我給,別多問。”

        劉漢城搞不懂,我也不解釋,花錢就是了。

        你收拾我?

        哼,指不定誰收拾誰呢?

        崔欣蕊說:“這都是正品,咱們公司賣的都是正品,您要看看卡地亞的是嗎?好好。”

        我聽著崔欣蕊的話,立馬走過去,我說:“對對對,都是正品,我剛才買了兩塊呢,很便宜的,才30000多,絕對的正品,你看,我一下買了兩個呢。”

        這些人,真是黑心,我是本地人,他們把水貨賣給我,但是他們以為這些旅行團的人都是外地人,他們居然把這些水貨當真貨賣,真的,這邊的旅游市場為什么那么臭名昭著?

        就是這些黑心的商人,他們以為自己騙了這些外地人,他們也找不到自己,但是他們從來沒想過,他們害死的是整個行業。

        “真他媽是個好狗,怪不得郭瑾年舍不得呢,這賣力起來,真的是不遺余力!行,老子收了,好好干,老子會給你塊骨頭啃的。”

        我聽著朱寶山在邊上的話,他是故意這么說的,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

        我笑了笑,我說:“朱老板,我這還有個酒局,我先走了,這些客人,您招呼一下?”

        朱寶山說:“就你還有酒局呢?哼,還沒死透是吧?行,你先去忙。”

        朱寶山說完就揮揮手,真的是輕蔑,那表情就是告訴我,我要是敢走,以后也別回來了。

        我沒說什么,直接就走,摟著劉佳大步流星的走出去。

        到了外面,劉佳特別不高興,她說:“我憋一天了,怎么回事?你在昆明就混成這樣啊?”

        我笑著說:“你急什么?行了,我中午還有酒局,要去嗎?不去,我就找幾個人陪你。”

        劉佳說:“沒心情去。”

        我笑了笑,把手表拿出來,我說:“你得去啊,你得幫我喝酒啊,告訴你啊,等會,我就讓這孫子哭。”

        劉佳看著手表,想要帶上,我立馬把手表給丟到垃圾桶里,劉佳很生氣,她說:“你有病啊?丟了干什么?”

        我說:“這破玩意,我要他干什么?誰知道是水貨還是假貨?”

        劉佳看著我,說:“也對,這破玩意,我也不稀罕帶。”

        我笑了笑,我說:“行了,回頭送你真東西,我告訴你啊,今天我就是來收拾這孫子的,拿你做個幌子,中午去陪大老板,馮德奇把你當雞帶你出來溜,我不一樣,我把你捧在手里當寶貝,讓你發光,你給我機靈點,別給我丟人啊。”

        劉佳噘著嘴,他說:“你真的捧我?”

        我拉著劉佳上車,我打電話給徐璐。

        我說:“今天有酒局,能爬起來嗎?”

        徐璐得養一個星期,這才四五天呢,但是沒辦法,我害怕啊,馮德奇得肝癌了,我還使勁喝?我也不想死,我得找人給我分擔一下。

        劉佳這個女人跟馮德奇經常出去,見過世面,所以她上場應該還行,但是女人畢竟是女人,一個女人不行,容易喝廢了。

        徐璐說:“你一句話,我肯定來啊。”

        我說:“行,真是我的好寶貝,我派人去接你啊。”

        我說著就掛了電話。

        我跟齊嵐說:“等會去給我接幾個人,徐璐,還有巢院長。”

        齊嵐應了一聲,我就看著我手機響了。

        我看著是岳雯雯的微信,我就接了。

        我看著岳雯雯滿臉眼淚掛著,哭的稀里嘩啦的,我說:“喲,這怎么回事啊?”

        岳雯雯哭著說:“林哥哥,上次賣你的表,你能不能還給我。”

        我說:“這,這不行,我都買了,是不是,我準備送人呢。”

        岳雯雯哭著說:“我爸說,那表價值100多萬呢,我不知道,所以我……”

        我聽著就笑了,我當時就清楚了,那表絕對是他偷的。

        這個時候,我看到金主任出現在視頻里,她也哭著說:“小林啊,是我,金主任,咱們認識的,我跟你說,這孩子不懂事,他不知道那表具體的價值給賣了,真的,我們給你退款,這不是個小數目,那表他爸爸準備買套房子的,小孩子不懂事,小林,你幫幫忙。”

        金主任我有用呢,黎愛英他媽媽的病我得給盯著呢,是吧,我要獻殷勤,肯定送最好的給黎愛英。

        再說了,金主任也是醫院的人,我不能得罪,而且,我早就知道這表有問題,我也不愿意占這個便宜。

        我說:“金主任,這個表,我肯定是不能給你退了,因為我要送人,但是,我給您價錢,具體多少錢,咱們見面了說,您來香格里拉酒店,咱們見面說,放心,該多少錢是多少錢,絕對不少您的,這表我真喜歡,行吧?”

        金主任說:“喲,那謝謝您了小林,那咱們見面說。”

        我點了點頭,把電話給掛了。

        我笑了笑,嗯,如果有個人能證明這表值120萬。

        那到時候,我讓你們跑都沒法跑。

        我看著朱寶山他們家的表鋪。

        我笑了笑。

        等著死吧。


  http://www.aimanwuxian.com/books/38/38358/204689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imanwuxian.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热博RB88微博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