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賭石林晨 > 第351章 這茶,你細細的品

第351章 這茶,你細細的品


對于吳金武的無禮與傲慢,我也沒有任何反擊,我就是笑笑,然后坐下來,也不理他。

        有時候最大的反擊,就是無視他。

        我剛坐下來,我就看到金勝利的臉色很不好看了,我知道吳金武犯了大忌。

        金勝利說:“你怎么回事?我平時開會的時候,多次強調,為人作風不要太高調,為人要謙和,我們是藥企,我們如果自己做人做事都不夠謙遜,人家怎么能相信我們的藥能治病呢?”

        吳金武立馬笑著說:“金總,這藥還分烈性藥跟柔和藥呢,我就是那比較烈的。”

        這話說的金勝利啞口無言,我笑了笑,看著金勝利難看的臉色,我就覺得有意思。

        這人是有能力,但是你要是不會做人,不會察言觀色,不懂老板的套路以及思路,總是頂撞老板,你馬上就死了。

        金勝利深吸一口氣,他說:“那醫院的女孩怎么回事?”

        吳金武立馬說:“哎呀,我這個兒子挺厲害的,居然把人家小姑娘給搞懷孕了,這沒辦法,他從小啊,那些女孩子就喜歡圍著他,他十幾歲的時候就帶女孩子回家了,我啊,這輩子最不愁的就是兒媳婦,我兒子這點可真是給我省心。”

        我聽著就十分震驚,我看著吳金武的兒子,還特別驕傲似的的笑起來,那吳金武也特別的驕傲,這他媽的什么心里啊?

        我小時候也見過,我們租房子住的一個鄰居啊,很窮啊,但是家里的男孩子每隔幾天就會帶一個女孩子回來,那家人也不管,反而還覺得挺驕傲的,跟我媽閑聊的時候,總是抱怨他兒子帶女孩子回家,但是卻在語氣中處處透露著某種優越感。

        這個吳金武這個時候就是特別顯擺的嘴臉,但是關鍵是,金勝利問他到底是什么事,沒讓他顯擺啊。

        我笑了笑,我說:“那你也不能不管人家啊,那女孩一個人在醫院,你們不管,他媽還打她,要是自殺了,這多悲慘啊。”

        吳金武立馬說:“這要你管啊?你怎么那么多事啊?他自殺是他自己的問題,又不是我讓他去死的,不是,你到底誰啊?金總給你面子,請你來,你怎么那么多廢話呢?吃個飯滾蛋就完了,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

        我笑了笑,我看了金勝利一眼,他冷聲說:“吳金武你最近是越來越過分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那個女孩子出事了,這件事會不會對你造成影響?會不會對公司造成影響?你個人的影響就算了,作為公司的高管,你的一言一行都會給股價帶來波動的,你最近先停職吧,回去把這件事處理好了,再回公司上班。”

        我聽著就捂著嘴笑起來了,這就是說話之道,金勝利本來只是好心提醒吳金武一下,問問他什么情況,我剛才說那女孩有自殺的可能,金勝利立馬就害怕了。

        這不死人還好說,但是一死人,這麻煩就大了,因為現在死一個人,還是一尸兩命,這事很大的,你不好掩蓋的,家屬要是鬧起來,你就完了。

        白云可是上市公司,公司高管的兒子搞大了女孩的肚子,而且又不負責任,這要是被媒體曝光了,他們的股價刷刷的就掉下來了,這不是一百萬兩百萬的事,這有可能就是上億的損失。

        我看著吳金武懵逼的樣子,我心里就很無奈,我估計他都不知道是誰在搞他,所以他懵逼啊。

        這人啊,要對付別人,不一定非要跟他真刀真槍的干,借力打力就行了。

        吳金武很無奈,他說:“金總,最近您也知道,程文山那小子勢頭很大,咱們在五院的藥,這幾個月拿的特別少,都是他們云龍的藥,您現在要我停職,那誰來對付那小子啊?”

        我搖了搖頭,吳金武這個人,還是鬧不明白啊,現在又來要挾金勝利了,他難道不知道,這世界上從來不缺的就是人才嗎?像金勝利這種人,手底下有的是人,吳金武在這里嘰嘰歪歪的,只會讓金勝利更加的生氣。

        金勝利沒搭理吳金武,而是看著黎愛英泡茶。

        我對著吳金武笑了笑,他要是聰明,就千萬別在說了,否則,他會更倒霉。

        這個時候水燒開了,黎愛英用沸水在茶壺上澆灌,我看著那煙霧彌漫的樣子,伴著茶香出來了,真的有股意境。

        金勝利揮揮手,把那茶香給扇到鼻子前,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笑著說:“極品金絲啊,這味道才過第一遍水就出來了,好東西啊。”

        我笑了笑,老板這種生物,你得討好他,而不是頂著他。

        我說:“這太復雜了,我都看不懂,金總您真厲害,居然還懂茶道。”

        金勝利笑了笑,他說;“這是咱們中國的茶藝,你得學學啊,我告訴你啊,這叫孟臣淋霖,這都是有講究的,用沸水澆壺身,這個目的啊在于為壺體加溫,也就是所謂“溫壺”。”

        我聽著立馬說:“金總受教了。”

        金勝利笑了笑,看著黎愛英將茶葉裝進茶壺里,就說:“這位小姐才是技術高超,用茶葉溫壺,然后在烏龍入宮,每一步都非常講究,沒有十年的功夫是不可能這么有心得的,這位小姐貴姓啊?”

        黎愛英沒說話,繼續泡她的茶葉,真的,特別的專注。

        我立馬說:“姓黎,黎愛英,金總,他們家就是專門賣茶葉的,您要是覺得這茶葉好,以后你們公司的茶葉,就交給小黎了,讓她給您特供,現在茶葉生意不好做,那么多中間商的盤剝,您照顧照顧小黎。”

        黎愛英聽到我的話,立馬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點激動,白云可是國內數一數二的藥企,如果能給他們特供,這每年上千萬的生意都有可能。

        黎愛英當然激動了,他連十幾萬的生意都要出來應酬,何況這上千萬的生意了。

        吳金武很生氣,他說:“你小子,登鼻上臉啊?給你顏色你就要開染坊了?你什么東西啊?你說照顧就照顧啊?哎,不是,我問你,你到底是誰啊?你到底是哪個單位的?你做什么的?你怎么這么不認生呢?”

        我笑了笑,沒說話,我看著金勝利,他臉色倒是沒那么生氣,反而有點想笑,我看著這笑容,就覺得吳金武要倒霉了。

        金勝利說:“小林啊,這特供的事,我看可以的,我這個人,喜歡喝茶葉,好的茶葉,再貴我也會買的,而且,我喜歡喝對的人泡的茶葉,這人要是不對味,東西再好,他也不是個東西。”

        我笑了笑,看了一眼吳金武,這話已經是警告了,他要是聽不懂,他就死定了。

        金勝利已經說他不是個東西了,他要是聽不懂,再比比歪歪的,那金勝利可真的要動他了。

        所以說,人在場面上,你別的本事可以沒有,但是這察言觀色的本事,你一定得有,如果你聽不懂這老板的話,你就死定了。

        什么叫禍從口出?

        吳金武立馬說:“金總,這女的什么來頭咱們都不知道,這茶葉好不好您都沒嘗呢,我跟您說,這采購茶葉的事,你可以交給我,我啊……”

        金勝利立馬笑著說:“我約了秦總,我想也該到了,你下去接一下吧。”

        我聽著就笑了,我看著吳金武楞在那,一臉的尷尬,金勝利的話雖然不狠,也沒有任何教訓的意思,但是在這個圈子里,沒什么比老板攆你走更可怕的了。

        老板都攆你走了,就是不帶你玩了,你被踢出圈子了,你還混什么啊?

        吳金武楞了一下,他似乎也覺得有點不對勁,他也就沒說什么,但是剛走兩步,就說:“金總,我兒子吳青這大學畢業也有點時間了,您看是不是在咱們公司安排個崗位給實習一下,就跟著,我帶他……”

        金勝利冷聲說:“讓他去人事部面試一下。”

        吳金武立馬笑著說;“好好好,我肯定安排好。”

        我看著吳金武那樣子,他不會是覺得金勝利是同意了要給他兒子吳青安排位置吧?

        要是他真的這么認為,那他就是特大號的傻逼。

        吳金武說:“走,跟我去接客人,好好見見世面,別沒事在外面亂搞,丟老子的人。”

        我聽著就笑了笑,他還真的那么想,居然帶他兒子去接老板見世面去了。

        我無奈的笑起來,金勝利也無奈的笑起來了。

        金勝利苦笑著說:“見笑了見笑了,這人啊,跟著茶葉一樣,有的茶葉啊,你看著好看,名字也挺響亮,但是喝到嘴里,不甘甜而且辛辣,還刮嗓子,這就難受了,是不是?”

        我點了點頭,這吳金武本來應該挺重要的,但是今天跟我這么一較量,我隨便說幾句話,就讓金勝利對他產生厭惡了。

        老板不怕你丟人,就怕你不知道在那丟人,吳金武就是,他丟了大人了,但是連在那丟人都不知道,這老板還會要他嗎?

        留著他,只會越來越丟人。

        突然我看著黎愛英開始倒茶,但是倒茶的手法特別有意思,忽高忽低,特別有規律。

        金勝利立馬說:“這叫韓信點兵,哎,這個巡城至茶湯將盡時,把壺中所余斟于每一杯中,這些是全壺茶湯中的精華,應一點一滴平均分注,因而戲稱韓信點兵。”

        我立馬說:“金總,您厲害,這我還真的不懂,您這是茶藝高手啊。”

        金勝利笑了笑,也沒說什么,我這不專業的捧他專業的,他也不會謙虛。

        黎愛英端著一杯茶雙手恭敬的給他,金勝利端著茶杯,深深聞了一下味道。

        金勝利特別享受,他說:“頂級的就是頂級的,好東西就是好看,你看他芽葉肥壯,金毫顯露,湯色紅鮮,滋味濃烈,香氣馥郁,看著都讓人賞心悅目,就像是這人才啊,不管是為人處世還是辦事能力,他都讓你放心,舒服,不過這好茶啊,得有懂他的人品才行,這好茶啊,也得放在好的容器里,用上好的水來澆灌他,這樣,這好茶葉才能盡情的綻放他的芬芳,你說是不是小林?”

        金勝利說完就在我肩膀上拍了拍,然后慢慢的品茶。

        我笑了笑,心里開始嘀咕了,這大老板的話你得品,細細的品。

        我品了一下,心里立馬有點緊張帶著點矛盾。

        這好茶,是不是說我呢?

        這是要挖墻腳嗎?

        難道他是覺得我現在跟著郭瑾年是浪費了?


  http://www.aimanwuxian.com/books/38/38358/204268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imanwuxian.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热博RB88微博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