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賭石林晨 > 第384章 這種活你也接

第384章 這種活你也接


我抓著頭皮,薅了一把自己的頭發,從床上爬起來,頭疼的很,我看著外面的天還是黑的,我心里就有點嘀咕了,我才睡幾個小時啊,天還沒亮呢。

        我看著身邊已經沒人了,床被我們兩給盤的不像樣子,但是房間已經打掃趕緊了,巢馨也還真是的,也不多睡會。

        我走到窗前,來開窗戶,看著外面的車,稀稀拉拉的沒幾輛,但是遠處街市的燈已經亮起來了。

        我皺起了眉頭,拿著手機看了一眼,我你媽的,我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6點了,我深吸一口氣,使勁的搓了一把臉,昨天晚上的抵死纏綿還歷歷在目,我手上還殘留著巢馨的香味,她的溫度讓我有些留戀。

        但是可惜啊,這愛情的最后,總是空虛的。

        我拿著衣服穿上去,我的手機響了了,我看著是巢馨打來的,我接了電話,我說:“喂……”

        巢馨小聲地說:“想你了。”

        我笑著說:“姐,我剛醒,放我一馬行嗎?”

        我覺得腿有點飄,昨天晚上到底快活了多少次,我自己都記不清了。

        巢馨說:“小弟,我讓你們酒店的后廚給你燉了東西,這個時候應該給你送去了。”

        我聽著門就敲響了,我開了門,看著齊亮讓服務員端著東西過來了,我笑了笑,巢馨是真的細心,也是真的貼心,真的,所有的女人,就沒有一個女人像她這么為我著想的。

        我說:“姐,謝謝你啊,我剛好餓了。”

        巢馨說:“吃吧,姐也睡一會,今天我完成了任務,上面那位特地批了我不用開會。”

        我說:“行,你睡吧,夢里多想我啊。”

        我吻了一下手機就掛了電話。

        我打開齊亮在桌子上的燉鍋,里面是好東西,齊亮說:“那巢小姐可真是關心你啊,天亮5點鐘去了集市,跟陳洪亮一起給你挑了這野生的大甲魚又找了幾十味中藥給你燉的霸王鍋。”

        我笑了笑,坐下來喝湯,說實在的,這湯的味道不是特別好,都是中藥味,但是我知道,我得喝,我馬上被掏空了我,我得趕緊補補。

        我說:“那姓吳的呢?”

        齊亮說:“送醫院了。”

        我立馬說:“怎么了?人沒事吧?不是讓你們好好照顧的嗎?”

        齊亮說:“酒精中毒,在客房里吐的不行了,我一尋思出事就麻煩了,就給送醫院了,到醫院洗胃處理一下沒事了,我派人盯著呢,沒事我才過來的。”

        我點了點頭,齊亮說:“林總,你可是牛逼啊,直接把那個酒葫蘆給灌的酒精中毒了。”

        我笑了笑,我說:“喝酒不是本事,把事辦了才是真本事,那吳青呢?怎么安排的?”

        齊亮說:“送酒吧去了,我給安排了兩個姑娘,40歲的老姑娘,這年紀瀉火,那小子喝多了,也不知道東南西北了,晚上看不見,還高興的屁顛屁顛的,這回估計腿也軟了。”

        我笑了起來,齊亮還真是會來事,他知道我跟那吳青不對付,故意找了幾個老姐姐去盤他,那小子估計有幾天不能下床了。

        我大口的喝湯吃肉,這越吃越來勁,我吃了一碗湯之后,我就拿著手機給安凱打電話。

        我說:“喂,安凱,酒吧呢嗎?我等會過去找你,跟你商量點事。”

        安凱應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我把這霸王鍋給吃了,覺得身體暖和的狠,雖然昆明的冬天不是太冷,但是他也是冬天,睡這一覺手腳冰涼。

        我收拾了一下,我突然想起來了,我還沒聯系劉青海呢,我還要給郝婷把事給解決呢,我這腦子,現在有很多事都記不住了,主要是太忙了。

        我這也不太好直接去找劉青海,畢竟我跟他的關系不是太好。

        我拿著手機給程文山打電話,我說:“喂,程總,你忙著呢嗎?”

        程文山說:“有點,兄弟你說,我給你辦。”

        我現在有事,程文山巴不得給我辦,因為他欠我的人情太多了,老板,越是大的老板,他越是不想欠人家人情。

        我說:“那個,九朝貢的阿膠啊,你給我來幾盒,我媽那阿膠吃完了,吃的效果挺好,別的地方買,我怕買到假的……”

        程文山說:“哎,你胡說什么呢?這你還用買嗎?咱自己家生產的東西,需要買嗎?我得批評你啊。”

        我笑了笑,我說:“好好好,你要是忙,讓你的助理給我送過來就行了。”

        程文山說:“我叫張雨玲給你送過去吧,別人我也不放心,手底下的人都蠢的跟豬一樣,就知道拿錢,什么屁事都不會干。”

        我說:“行行行,我回頭跟張小姐聯系吧,您忙啊。”

        我掛了電話,我剛掛了電話,我又突然想起來金主任的事來了,哎呀我的天吶,我真的是,這事太他媽的多了,這老板的事是事,這朋友的事也是事,這些人情世故我都得去維持,真的,太他媽累了,但是別看累,這些人必須要維持,因為用的時候是真的好用。

        我給秦傳月打電話,電話通了,我說:“喂,秦總,你那邊的事處理的怎么樣了?”

        秦傳月說:“老弟,謝謝你啊,這邊處理的差不多了,金總的人跟我打招呼了,讓我盡快的幫那325戶人家補上房產證,也要我配合調查,這邊我可能會進去一段時間,但是主要的應該沒什么大問題,老弟,這次你可真是幫了我大忙了,這事可大可小,沒有人給我指路,我可真的就進去了。”

        我說:“咱們朋友之間幫點忙不是應該的嗎?哎,你回頭啊,讓魏姐跟我到酒吧,那房子的事,我得給人家落實啊,昨天喝酒喝大了,我忘了,你讓魏姐在跑一趟。”

        秦傳月說:“行行行,我馬上安排。”

        我說:“那行,你忙啊,我先掛了。”

        我說著就掛了電話,到了樓下,來到車前,我剛要開車門,我聽到車里有人在說話。

        是齊嵐跟徐璐。

        齊嵐說:“你看你這樣,都吐的別人還以為你懷孕了呢,誰心疼你啊?值得嗎?”

        徐璐說:“你怎么知道他不心疼我啊?他就是沒說而已。”

        齊嵐不屑地說:“昨天他管你了嗎?還不是我給你拖到房間的,你知道他跟誰睡的嗎?”

        我聽著就捏了捏鼻子,這齊嵐還在徐璐面前煽風點火呢?

        徐璐倒是不屑地的笑了一下,他說:“我不管他昨天晚上跟誰睡的,但是我知道,只要我今天晚上想,她肯定會睡在我床上,齊嵐啊,我太了解你了,你就是羨慕嫉妒起來了,你也愛林晨,可是你太自私了,這輩子啊,你就別指望她上你的床了。”

        我聽著就笑了,齊嵐立馬說:“這種關系你要保持到什么時候?你爸爸媽媽知道嗎?你不用結婚嗎?不要生孩子嗎?難道你就要跟他一輩子混下去?你就想被他包養一輩子嗎?不可能的,等你老了,不,等你三十歲他就不會再要你了。”

        車里一陣沉默,我笑了笑,打開車門坐進去,兩個人明顯的都嚇了一跳,我把腳翹過去,我說:“干嘛非要我養你們啊?不能你們養我嗎?”

        徐璐立馬笑著說:“那倒也是,現在我也是高級名媛,哼,等我賺錢了,我就包養你。”

        我笑了起來,我看著齊嵐,可能他愛我,但是那愛,太自私。

        徐璐手機響了,他說:“劉佳打來的,我先走了。”

        我說:“給我盯著點,別讓他們兩好這么快,別他媽沒離婚再搞一個小的出來,我沒辦法處理。”

        徐璐說:“行,知道了。”

        徐璐急急忙忙的下車,我看著齊嵐,我揪著她耳朵,她疼的齜牙咧嘴的,我說:“你以后少給我煽風點火,干嘛啊?老老實實的開車不行嗎?”

        齊嵐說:“你不怕他給你帶帽子嗎?哼,最近他可是跟別的男人走的很近啊,還是劉佳那個女人,馬上就給你戴帽子了,你不覺得你這樣的生活很荒唐嗎?你就不想改變嗎?”

        我笑了笑,我說:“你啊,把人想的太低級了,我們又沒領證,沒有婚姻上的責任與義務,他愛跟誰睡就跟誰睡,這是他的權利,我也是一樣,我為什么不結婚啊,我就是承擔不起這個義務與責任,懂了嗎?開車,去酒吧。”

        齊嵐很不開心,但是我也不搭理她,他開車去酒吧,我現在忙的要死,那有時間去管那些感情上的事。

        我很簡單,愿意跟我睡跟我睡,不愿意愛找誰找誰,在一起有愛,你守著我敬佩你,你不守著也是你的權利,不強迫,我太忙了,沒時間跟他談情說愛。

        車子到了酒吧,我下了車,朝著酒吧去。

        我到了酒吧就看到了安凱,他等著我呢,我跟他一起朝著包廂走。

        我得讓他幫我從馬娟那拿到吳金武開發票的一系列的證據,我得用點手段把金勝利這把劍給打斷了,否則啊,這把劍刺向我的時候,我沒有招架之力,我得賺多少錢才能強硬到跟金勝利跟吳金武對著干不怕輸啊?

        我至少得在奮斗20年。

        我剛走兩步,突然看到舞池里面的鋼管前有一個熟悉背影,那背影我一輩子都記得,那蝴蝶背美的讓我心驚肉跳的,我看著那女人,穿著泳衣,特別的暴露,身材也好的讓人直接流口水。

        但是帶著口罩蒙著臉。

        我笑了笑,啊,原來是你啊,這種酒吧里跳舞的活你也接。

        看來你真的是挺困難的。

        讓爺們我來幫幫你。


  http://www.aimanwuxian.com/books/38/38358/203648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imanwuxian.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热博RB88微博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