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向兒童回歸的童話

向兒童回歸的童話

[日期:2017/9/19 0:00:00] 閱讀:8917

——淺論鄭淵潔童話創作


    
鄭淵潔是中國當代著名的童話作家,他一人支撐童話月刊《童話大王》20年之久,以其勤奮、執著、多產贏得了人們的重視和尊敬,同時又以其在童話創作中卓有成效的探索和許多具有獨特意義的童話作品,奠定了他在中國當代兒童文學中的重要地位。

鄭淵潔童話從誕生之日起,就與中國以往的童話拉開了距離,表現出一種與中國以往童話相區別的叛逆特征和意義指向。他的童話不同于以往童話重視教育和一般規范的現實原則,反對壓抑生命靈性,提倡快樂原則,以一種健康的兒童觀指導童話創作,作品實質是向經典和人文精神的復歸,體現出一位當代作家的文學自覺。
    
中國現代童話發端于五四時期,因此不可避免地帶有時代烙印,即具有與政治、思想、文化潮流相配合的強烈的文學功利性,更加注重兒童觀改變和兒童教育發展。此外,中國文學自古就有的載道樹人的傳統也必然規定了中國現代童話所必須具備的載道樹人的使命感和重視精神教化的功能。

因此,中國現代童話大都體現了這一屬于社會理想范圍的政治信念、倫理情感和道德原則。從葉圣陶的《稻草人》、《古代英雄的石像》到張天翼的《大林和小林》、《寶葫蘆的秘密》;從賀宜的《凱旋門》、《小公雞歷險記》到金近的《紅鬼臉殼》、《小鯉魚跳龍門》……這種教化原則和政治功利性總是潛在的、不自覺地體現在作家的童話創作中,根本不由作家的個人意識所掌控,因此,中國童話一直以來缺少審美個性的自由發揮,與世界童話在藝術審美上也有較大不同。
   
而鄭淵潔的童話從早期開始就在思想內容上背棄了傳統兒童文學要積極向上、啟迪兒童的理想、賦予教育意味等約定俗成的規定,對文學功利性提出的質疑,是一種反教條的童話。
   
首先,鄭淵潔的童話突破了中國以往童話中某些既定的而并非真實的邏輯框架和道德框架,展現現實生活的另一方面,給孩子一個全面的而并非片面的觀察世界的視野。例如他的著名童話《舒克貝塔歷險記》,童話的主角是兩只小老鼠,鄭淵潔并沒有像中國現代童話那樣教條地將老鼠這樣不受歡迎的動物定位為反面角色,而是跳出陳腐的框架,從另一個全新的角度去寫童話。他要告訴讀者的其實是:評判一個人物并非是通過他的身份,而是通過他的行為。這將使總是受到家長和老師理想化善惡觀念教誨的孩子們學會用另一種更為純真的眼睛觀察世界的習慣。鄭淵潔童話這樣與以往童話拉開的距離,正表現出中國當代童話渴望突破,力求樹立新的審美觀的嘗試。

第二,鄭淵潔更注重童話的娛樂性,習慣將熱鬧的場面鋪展在人們面前,充分體現出童話的快樂原則。比如他在早期完成的《皮皮魯外傳》:皮皮魯坐著二踢腳上天,將地球的時鐘撥亂,返回地球后發現地球上出現了一系列的怪事,人們如同喝醉了似的作出各種稀奇古怪瘋瘋癲癲的事情來,而只有皮披魯自己是清醒的,然后皮皮魯看到了人們在狂歡中如何嬉笑怒罵,暴露出各種各樣的欲望本性,故事本身熱鬧而有趣,而隱藏在童話最深處的,也許只有有經歷的成年人可以看出的,這是個創作于1985年的童話中的熱鬧景象其實隱喻了文革年代,具有反思文學的內涵性質,但由童話的方式表達,從而以一種調侃的態度來獲得一種自在的視角,站在政治之外,卻并非政治反面,關注的正是人和人的本性。以上可以看出,鄭淵潔童話雖然摒棄了以往童話的道德說教,但并非說他的童話就只是無聊的吵鬧以及純粹搞笑,它其實是站在一個更高的高度,描繪出一幅更廣闊也更真實的童話世界。
   
第三,鄭淵潔尊重孩子的獨立人格,從更高的人格價值,生命尊嚴等人性角度去引導孩子判斷世界。比如鄭淵潔的一個很受歡迎的童話系列《大灰狼羅克》。在這個系列中,鄭淵潔同樣采用了傳統童話中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大灰狼作為其主角,并在其中表現出大灰狼對自我身份所受不公正待遇的對社會的思考。例如,在《諾貝爾獎》中,大灰狼羅克的書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而諾貝爾文學獎卻因為羅克是一只狼而拒絕給他頒獎,除非他做手術將自己變成一個人。羅克對此的態度是,堅決不做手術,而是堅持寫書,以至于諾貝爾文學獎到最后追著羅克給他頒獎而羅克拒絕領獎。在這里,鄭淵潔更多思索的是人對自我價值的認識和肯定。聯系當下青少年在西方文化侵略的文化背景下,喪失自我人格和尊嚴的事實,可以看出鄭淵潔是在他的童話中傳達出一種對社會庸俗文化潮流的批判。
   
最后,鄭淵潔還特別關注當前社會對孩子的教育狀況,關注父子關系和師生關系中處于弱勢地位的孩子的生存狀態。他看到了中國傳統童話中較多的教育桎梏,反思了童話不應該只是教育作用,更多是啟發兒童對自己對世界的思考,形成真正獨立的具有自我判斷能力的人格。
   
例如,有皮皮魯之父之稱的鄭淵潔所創造出的膽大男孩皮皮魯,便是一個淘氣、不乖的孩子。他聰明,膽大,對學校里,對老師的講課方式表示懷疑和拒絕,對老師壓抑孩子愛玩的天性表示反抗。在以皮皮魯為主角的一系列童話中,鄭淵潔都竭力把他的小主人公塑造成一個有獨立想法,敢于思考和抗爭的有血有肉的活潑潑的男孩子。在《罐頭小人》中,皮皮魯在罐頭小人的幫助下考試考到第一,而他卻不愿意得一個虛假的第一,于是罐頭小人編出了一本有意思的教材,而皮皮魯對這樣好玩的教材很感興趣終于在考試中獲得一個真正的第一。而老師們卻不相信身為差生的皮皮魯,于是皮皮魯跟老師們打賭,要幫助所有的差生同學包攬全校的考試第一。當他們終于做到這一點時,他們拒絕改變自己的身份變成老師眼中的好學生,而是繼續稱自己差生,但是卻是考試第一名的差生,這正是對孩子人格尊嚴的鼓勵,對廣大的比好學生多得多的差生的鼓勵。鄭淵潔絕對不贊同以學習成績來判定孩子的,認為所有的孩子都需要鼓勵,鼓勵能將白癡變為天才,否定了老師對學生訓斥、批評、體罰的不正確態度。對中國當下教育體制的諸多弊端提出質疑和反對,體現出他作為一個真正替孩子說話的童話作家的良心。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說:鄭淵潔童話的對傳統的偏離其實是對兒童的獨立人格的肯定,對現實長久以來形成的偏頗的一種撥反,他正在努力嘗試的正是中國童話向兒童的回歸,向人本主義的回歸。

 

文章搜索:
职业体育联盟